《深圳商报》:不靠天赋写作的江西诗派

“深圳学人南书房夜话”剖析江西诗派

发布时间:2018-7-19

  【深圳商报讯】(记者 魏沛娜)如何让七律创作在句法上有亮点?这方面需要怎样向“江西诗派”学习?近日,“深圳学人·南书房夜话”第77期在深圳图书馆南书房举行。围绕本期主题“点铁成金,夺胎换骨”,诗人、深圳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徐晋如现场以众多名作为例,深入剖析江西诗派的句法技巧,并点评学员作业。

  作为宋代的一个文学流派,江西诗派的影响力不止于宋代,由宋入元到清,一直延及至近代,江西诗派都有它的拥趸。徐晋如介绍,从学诗的角度来说,江西诗派的拥趸是最多的,究其原因是学它非常有效,一学以后,就自然能够脱去“凡骨”。徐晋如以曾经深受江西诗派影响的南宋词人姜夔为例,指出姜夔把江西诗派的笔法、句法用到了他的词里面去,其特点是用健笔写柔情,“写的是非常缠绵、婉约的情致,但是他用的笔法、句法却是非常的瘦硬。”近代词人朱庸斋在《分春馆词话》中对姜夔评价道:“白石词以清逸幽艳之笔调,写一己身世之情,在豪放与婉约外,宜以‘幽劲’称之。予以为至白石遂不能总括为婉约与豪放两派耳。”

  “江西诗派”一词是由宋人吕本中所提出,吕本中作《江西诗社宗派图》,把北宋诗人黄庭坚作为江西诗派的开山鼻祖,然后把陈师道以下24人作为派中的代表人物,认为这25个人代表了江西诗派。及后,由宋入元的诗人、诗论家方回编《瀛奎律髓》,选了唐宋几乎所有律诗的精品,而且分门别类,便于人们学习。需要一提的是,方回提出江西诗派的“一祖三宗”,认为杜甫是“一祖”,“三宗”则分别是黄庭坚、陈与义和陈师道。

  历史上人们曾经对唐诗和宋诗作比较,各执偏爱,但唐诗和宋诗都有它的好,如果能够把它们合在一起,那岂不是更好?故到了清代有人就提出“唐意宋格”,即诗作中有唐诗的意境,但在句法上却学宋诗的格调。“江西诗派是在宋诗的大背景之下产生的一个文学流派,所以它必然在诗的意境上、诗的格调上是以宋诗的标准为标准,必然更注重筋骨。”徐晋如说。

  那么,江西诗派的本质是什么?徐晋如强调:“江西诗派的本质是不再依赖天赋,而是相信人工可以夺自然,人工可以夺造化,相信修养可以让你写好诗。我们通过修养,让自己的诗变得高雅;通过语言的、句法的锤炼,通过这些方法来让诗具有语言的张力,这些都是可以很容易就学到的。”可以说,江西诗派正是通过遣词造句,通过语言和形式上的探求,从而达到有张力的语言,从而成为“语言的语言”。

  论及江西诗派的特点,徐晋如结合名作逐一细加分析。他指出,江西诗派的第一个特点是懂得以俗为雅。第二个特点是“以古为新”。此外,“夺胎换骨,点铁成金”是江西诗派第三个特点。徐晋如表示,“夺胎换骨,点铁成金”主要是在句法上和炼字上。它包括了三方面:第一,锻炼句意。怎样锻炼句意,即要用复杂的句子去代替单一的句子,用那种是被骈体文压缩过的句子去代替那种散文化的句子。第二,要懂得炼字,字要精炼。“炼”的追求是要新鲜,要有力,要雅,最好是有典。而且炼字的时候往往是在五言诗的第三个字或者七言诗的第五个字尤其需要去锤炼它。第三,要重视对仗。江西诗派的特点是往往让对仗变得特别的活。徐晋如说:“本来对仗是最需要像骈体文的,但江西诗派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因为本身骈体文都是对仗的,如果对仗的句子都像骈体文那么严格去对仗的话,就显得呆板了。江西诗派反而让对仗的句子像散文的句法,这样就营造出了一种跟原来的阅读期待不一样的艺术审美效果。”